《流浪集 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舒國治/大塊文化

 

  舒國治,知道這名字來自老師的喜好,當無意間見到圖書館有這作者、這書,忍不住拿起來看了會。

  翻著看著想著,忍不住對自己問「旅行,原來可以如此?」

 

  慣性的先翻閱目錄,第一個吸引我的篇名是〈睡覺〉。

  怎樣的一本書可以將睡覺列為一篇呢?又是怎樣的睡覺可以讓人寫就一篇文章?邊看邊笑、邊笑邊點頭、再陪著舒國治帶點微微時不我予的感嘆,為著自己也許久未如青壯童幼時期,一覺睡得不醒不覺,醒時還不解窗外天光是隔日或今午。現今再多無俗事擾心、再多有閒暇供虛擲,也多半八小時未到已然悠悠醒轉。

 

  一篇意猶未盡,再挑了〈燒餅〉續讀,這當會翻著看著口裏唾沫漫溢,瞧瞧這形容「一口咬下,飽脹的芝麻在齒碾下迸焦烈脆,香氣瀰漫口涎,混嚼著蔥花的清沖氣與層層麵酥的油潤軟溫,何等神仙完足。」這可好,他筆下的中國孩子一口滿足,神仙不及,我在書外這頭只差沒急得跳腳飲恨不知哪買得到那樣的燒餅。

 

  這下子,原本打算隨手看著的書哪還放得下,老老實實的從序開始,一篇篇的看著、笑著、想著,跟著舒國治的思緒遊走在他的人生旅途之中。

 

 

  流浪集,如同現下盛行的部落格遊記,然毋需相片。

  寫著美食如燒餅,從文字直攻人心,在脣齒間留下香氣,還在記憶中添入一筆關於燒餅的小史、回憶與難再尋得的過往好滋味。

  寫著茶飲、咖啡,重的已非口感香醇,但取那一抹茶香在旅途中程給自己的悠然,又記那走累走倦走怠之時,暢飲一杯茶的滿足,更留住一片咖啡店佐食小點與咖啡本身變化的樂趣,什麼時代、什麼地點、什麼樣的人群、喝什麼樣的咖啡?

 

  不同於現下說著NPNT(註一)的部落格文化,不同於我們逐漸遺忘使用文字的能力,每次翻開流浪集,眼前就會浮現一幕幕他用文字建構而成的畫面,鮮明活躍的在我心中鼓動著。鼓動著讓我走出去,讓我用自己的腳親自去旅行,去走著、去體會;用自己的眼去看雲霧繞山、綠蔭滿林,去看潺潺小溪、浪花席捲;用自己的心去聽風的清嘯、水的低喃,還有都市間人心隱隱的暗語。

 

  流浪集的旅遊,已然超出地理的界限,不僅僅是公里數的擴展,常見著時間的跨越,還帶著心靈的漫遊。

  每日喝著茶的生活著,旅行城市間的飲茶,燒爐水、整杯盞…的細品,野茶亭畔的只是喝茶。年輕的心怎麼旅遊,旅遊中的茶如何相伴,風雪過後的心境又是怎麼在山野之間喝出茶的甘苦清香。

 

  Web 2.0(註二)流行的年代,半知不解的我趕著玩巴布(Buboo)(註三),一種一次僅能容納140字的碎唸文化,沒有部落格的語法、圖片、動畫,用來記敘生活雜事、想法、閱讀與觀察的微網誌。有的人專寫生活雜事,有的人用以摘路閱讀時撼動人心的句子,更有那些個網路重度成癮者,在旅途中藉著筆記型電腦或手機隨時傳送紀錄下當時的心境與所得,形成一種新型的閱讀與旅行文化。

  有趣的是,我竟然在流浪集中看見相似感十足的文字紀錄。某些篇章的片段,僅是部份相似的呢喃著,而在一經翻閱〈十年目睹之怪現象〉,那片段支句集合成的篇章,我笑得不可自抑,這活脫脫是巴布微網誌的文字版本,只不過一者藉由網路為載體,一者係由筆記本為載體,而後成書。

  這邊摘錄個幾段以饗同好,也更能明瞭這札記般絮語所能帶予人的樂趣。

   「砂石車,不知何故,極易碾死人。」

   「台灣是全世界唱盤放棄最快、最全面的地區。」

   「也是飼料雞、飼料蝦、飼料豬,飼料虱目魚及飼料胖小孩急起直追最有成效的國家。」

  每看過,除莞爾一笑無以形容之。

 

  我真願如舒國治般的生活著看著這世界,如他旅程中屢屢告誡自己不可近書肆,而屢屢破戒背了不少書繼續旅程。

  我亦願如舒國治這般絮語的道著這世界,用我年輕不夠解事的心去闖蕩,用我經歷死生的心去看透,在時間與空間的旅程中交錯行走。

 

  我願將我的心置於流浪的境地之間,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

 

 

註一:NPNT的意思是「沒圖沒真相」,源自於英文的 No Picture No Truth。

註二:維基百科關於「Web 2.0」的解釋。

註三:Buboo,介紹詞為「你的隨想日記,輕鬆分享你的生活、紀錄、感動」,一起來玩看看吧~~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