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雜誌NO.628(2006/6)的每月一書。關於人生、關於職場階級,原來一個人的失蹤可以想像的有著麼多。

  單純,或許才是人生最重要的幸福。只是這樣的幸福卻最容易被遺忘而難以拾回吧!

 


  日子其實很乏味,醒來睡去無須大腦斟酌,倘若覺得恬淡無事就是幸福,那倒也沒必要把自己弄得太奢華,偶爾煩惱便秘,偶爾掛心腹瀉,而日復一日必然猶豫的,也不是三通統獨問題,而是站在超商18℃恆溫貨架前面,不曉得吃『奮起湖便當』還是『福隆便當』?或者,應該選日式飯糰?還是傳統糯米飯糰?

  相較之下,我真的比總編輯幸福多了,他要煩惱的事物堆積起來,足夠壓垮他個性中所有美好浪漫的部份,他應該也想要和顏悅色跟大家嘻哈聊天,他說不定覺得退稿很不應該,可是職責使然又不得不如此,『難搞』與『魄力』的定義同樣也是一線之隔,否則就是沒主見沒原則的窩囊廢。我們或許刻意誇大他惹人厭的某一小部分人格,然後處以極刑,就算陽奉陰違也覺得在他背後數落是何等肥沃甘美的員工福利。

  對於討厭的人,不,或許僅僅只要不夠認同就可以,我們總是帶了放大鏡在看他的一舉一動。我不喜鈴,許多婆可以做的她做我就會碎嘴的唸著。我喜歡的人可以任性,我不夠認同的人隨性便該墮入十八層地獄。我知道我的性子,也只能承認我就是這樣「護短」,毫不諱言的說出我極為護短,僅是如此。

 


  跟信維市場的『鹽酥雞』一樣,216巷涼麵成為支撐上班的一小部分樂趣。我經常想,倘若不是這些小樂趣堆砌而來的知足,一個上班族究竟能維持多少生命能量而不被挫敗感擊潰呢?

  於是快樂的代價,往往只是一份不到30元的鹽酥雞,或是一盤涼麵。

  那麼,總編輯從工作中得到的快樂,究竟是什麼呢?

  成就?掌聲?口碑?銷售量?同業的恭維?同事的妥協?還是任何與工作無關的『類216巷涼麵』?

  類216巷涼麵,我很喜歡這個詞。也很喜歡這種維持上班能量用的小樂趣。對我來說,中午抱著貓咪抱枕睡覺,小主管偶爾出差讓我們可以提早偷溜出去吃飯,寒冷的冬天能跟同事一起吃小火鍋,我的類216巷涼麵還挺多的。

 


  原來,我們都被都市人的身段框架給制約了,穿夾腳脫鞋就不准進國家戲劇院看戲,拿地攤貨就別想出席名媛派對,我們套著光鮮的面具,在世俗的價值階梯前方列隊等待出頭,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該面向哪一個盡頭等死。

  原來,等死還有該面對的方向......

  面對自己時,清楚的知道我身體跟靈魂外面的身段框架豈止都市人一項而已。只是,要改,對我來說,還真的需要非常大的毅力吧。

 


  吵架低層次論-->『喔,不對不對,不是吵架,是爭執,這兩件事情在程度上有差距,感覺起來,吵架的成次低一點,爭執的水平高一點,吵架通常是無理取鬧,爭執是觀念差異,必須各憑本事說服對方,我跟他都算是媒體文化人,我們是爭執,不是吵架。』

  哈哈,身段框架原來不只在行為,連用詞都要假裝一下。人,真的是很辛苦才能免除社會化。詭異的社會化。

 


  『如果,我們把人的一生跟慾望的曲線,標示在同一座標上面,那麼,物慾需求的拋物線,從嬰兒期渴望喝奶起跳,接下來,可能是模型飛機、芭比娃娃、變速越野車、珍珠耳環......依此類推下去。收入若僅僅是圖溫飽,那倒單純些,偏偏許多人是因為要供養這些物欲需求,才不得不拼命賺錢,或者說,是為了依賴外在的物質來光鮮自己,使自己的外表看起來不至於那麼糟,不知不覺,成為金錢的奴役者。我聽過一種說法,大部分的人,都在賺這輩子用不到的錢,對我來說,畢竟很玄,我賺的錢,往往都在看得見的時程裡,就必須支付下一餐的排骨便當、下個月的房屋租金或是償還上個月的刷卡費用……』

  『人就是這樣子,領第一份薪水的時候,希望領得更多;辦第一張信用卡的時候,希望額度越來越高,最好是金卡、白金卡一路往上升級,就好像,一開始買車,是為了代步,接下來,就希望成為身分象徵,或是跟同儕比較,完全忘了自己還有一雙腿,可以走路,可以攀過一個小山坡,久而久之,人類之所以要賺錢,是為了消費,而消費的目的,就是把自己搞得很了不起、很前衛、很菁英,然後為了那些身外之物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很富有,很漂亮,用現在的功夫,搶未來的財富,外在光鮮之後,內心卻很脆弱,每天早晨醒來照鏡子,覺得面目可憎,不知不覺,變成自己討厭的人,過著自己討厭的生活……』

  大部分的人都在賺這輩子用不到的錢,是阿~~~因為賺來的錢都看得見將要花去,所以不安的想賺得更多的錢,而花費掉的到底是什麼呢?犧牲掉的又是些什麼呢?

  怎樣才能去除我看太多未來而多出的煩惱,解除我的對未來過度憂鬱症呢?

 


  『他這個人,一向都喜歡搞一些看起來很悲壯的舉動來激怒周遭的人,形式上算激怒,骨子裡倒是希望引起大家的同情呵護,手法看似高深,但是說穿了,跟小孩子賴在地上要糖吃有什麼不同?』

  男人搞悲壯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不覺得,這是一種撒嬌嗎?』

  『撒嬌有很多種形式,譬如說,小孩子會跺腳、會哭鬧,女人會捏對方的手臂,或是嗲聲嗲氣再對方懷裡一邊磨蹭一邊說,不管啦不管啦。可是男人想要撒嬌的時候,怎麼辦呢?難道要跟小孩和女人一樣,跺腳、哭鬧、捏人或嗲聲嗲氣說話呢?好像都不行,很噁心,也很肉麻。』

  『那麼,難就因此不撒嬌了嗎?也不是……成年的男人被女人甩了,就喝酒、飆車、淋雨,把自己搞得很糟、很悲情,說什麼不要活了,這輩子不會再愛別人了,說穿了,還不是希望女人可以回頭把他摟在胸前,呵呵,很賤吧!這跟小孩子耍賴、跺腳的手法雖然不一樣,但是目的都相同啊,所以,搞悲壯這種事情,對男人來說,不就是撒嬌嘛!』

   原來,男人搞悲壯是種撒嬌。那麼,可不可以別將女人的撒嬌只界定在捏人跟嗲聲嗲氣呢?!觀察你的女人吧!!女人不是只會嗲聲嗲氣的捏人跟磨蹭的!!

 


  那麼,總編輯呢?他是不是極盡能事刁難別人,好成為別人眼中難搞的爛腳色呢?

  他骨子裡可能毫無戰鬥基因,根本不是那麼堅持與好辯的人,但是他身處的人生地位與階級,逼迫他必須變成一個不能輕易妥協的人。

  為了站在我們現在的這個位子,我們模擬著這個位子應該做的事,假裝自己成為社會期許的、這個位子的人。是不是假裝久了,就會變成真實,然後在偶爾想起自己原來的模樣時,對現在的真實感到厭惡而痛苦。

 


  我以為從人生出走很愜意,我以為換一種姿態就可以不執著,然而,我發現自己只是從厭倦的生活節奏中狼狽逃脫,只想要拋開負擔與責任,拋開這些東西,我就能夠過另一種生活……

  換一種姿態就可以不執著......要換掉什麼才能換掉執著??

  拋開,是最難的課題。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