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是沾染了愛芙蓉香味,餟飲著雙色葡萄酒的Hera。

 

 

  「我幫你洗頭。」我輕笑著說。

  在motel寬大的浴池邊,為你放了一整池溫熱的水,按摩浴缸讓水波規律的晃蕩著,在你身上拍打出一陣陣的泡沫。半跪坐在池邊的我,拿著小小的水杯盛了水,緩緩的潤濕了你細軟的黑髮,那軟細貼服的髮質總讓我毛燥的髮相形失色。將手心裡的洗髮乳搓揉出細緻的泡沫,用指腹輕柔的按摩著你的頭皮,讓泡沫均勻的佈滿你的髮,小心翼翼的不讓過多的水分竄過你的額頭,刺痛你的眼。

 

  「舒服嗎?先生,要不要再用力點?」我模仿著理髮院的小姐,笑笑的問你,同時在你頰畔偷了個吻。

  你低聲的讚嘆讓我得意的心飄飄揚起來。

  略長的指甲讓我只要輕輕搔抓,就能換來你滿足的嘆息,細細的審視著還有哪裡沒按摩到,要讓你得到全面的享受跟舒服。你端起我備好在池邊的湖苺戀,輕酌一口,突然返身哺餵了我,讓我險險跌入池中,跌入你的懷裏。

 

  「ㄟ~~人家還沒幫你洗好頭啦!快點坐好ㄚ!!」穩住身子的我抱怨著將你推回池中,泡沫從手上散落成一朵池邊的大白牡丹。

  草莓的清香在口中滿溢,是你的吻還是這酒讓我微醺。

  刻意的放慢指頭的力道,渴望這獨自擁有你、撫摸你的時間能無限的延長。

 

 

  親愛的,今夜我是否是你唯一的Hera。Hera阻不住Zeus如同Sisyphus永恆無止盡的嚐鮮,最後的最後,只能求一晚的唯一。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