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 May 09 Tue 2006 23:22
  • 渴望

 

  昨夜,看著媛&民的喜帖,突然發現我平常再怎麼嘴硬,也掩藏不了渴望一個平凡幸福家庭的心,渴望一個疼我愛我的男人,而我也愛他的人。

  多久了?

  我嘴硬的對著同事說不結婚、堅定的說不要孩子

  細數著結婚的麻煩跟缺點、一一論述否定他們說的美滿

  開著一個又一個的條件來說明我有多麼難伺候,相對的有多麼難找到適合我的男人

 

 

  看著媛&民的喜帖,雖然只是一份回憶,可是上面兩人燦爛的笑容有效的、深深刺入我的心。

 

 

  媛是我在91年夏天認識的同窗,我們當了一個月的室友。

  在四、五十人的訓練班裏,我們兩個不但是室友,還有些許相似之處。

 

  一樣留著不燙不染的過腰直長髮

  一樣有著尖細的嗓音

  一樣有著交往長久、關係底定的男人,不同的是他們已訂婚,而我的只是雙方家長認定

  許多相似的價值觀跟乍視相同的基本外型讓我們在短短一個月成為很好的朋友。

 

  同年的秋天,我當了媛的伴娘,與媛的姐妹們一起送她出嫁。

 

  我看著媛拜別父母,眼淚也隨著滴落,心裡想的是當我結婚時,也是這樣不捨吧。

  陪著媛在婆家拜祖宗,想著Alex家的祖先都遷到廟裡去了呢。

  在飯店收到男方給伴娘的紅包,想著等我結婚,媛不知會帶幾個小蘿蔔頭來。

 

  那時滿滿洋溢著幸福的其實不止媛,我的心一樣滿溢著對Alex的愛及兩人的互信互重。

 

 

 

  隔年十月,我分手了。

  年底,大我數月的表姊結婚,我去幫忙,名義招待的我五點多起床陪著新娘去化妝,陪著新娘在化妝間聊天,在新娘拜別父母時照相,在喜宴會場收錢、算錢,在新娘新郎入場時照相。

 

  都說,不能當伴娘三次以上,會嫁不出去。分不清為哥哥迎新娘那次算不算,這次有紅包領的招待算不算,若是,已經三次了。

  可是,心裡悲傷得無所謂。

  沒有了Alex,我要嫁給誰?已經嫁不出去的人又怎麼在乎當了幾次伴娘?!

  心裡無謂的想,悲傷的想,沒有一絲一毫希望的想。

 

  看著新郎、新娘入場幸福的笑容,燈光全暗的會場剛好讓我拭去眼淚。

  燈亮了,熱鬧的會場容不下眼淚;高梁混著蘋果茶的甜苦讓我灌了數杯,將眼淚一併吞進肚裡。

 

 

 

  我以為,我真的不在乎了。

 

  還以為,我可以一個人到老。

 

  以為不再乎沒有一個願意陪我到老的男人。

 

  以為最多只需要朋友就能相扶持到老。

 

 

  昨夜,才發現.........

 

  我只是假裝堅強,只是假裝不再痛,只是假裝放得開、無所謂。

 

 

  我依然渴望一個平凡幸福的家庭。

 

  依然渴望一個愛我而我也愛他的男人一生相伴。

 

 

 

  看見這份渴望,讓我更痛苦了。

  因為我所行的道,漸行漸遠。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屬於眼淚的休止符號
  • 不知道人的際遇會怎樣
    我結束一段蠻長的感情後
    我的想法跟你似乎有點雷同
    我認為我可以一個人 我可以的
    可是當我遇到下一個的時候 我發現我還是需要伴
    我不是天生可以忍受孤獨 我喜歡湧向人群
    有時候再等待下一段感情的時候會胡思亂想
    找到了 也就沒有當初想的那樣絕對不可能之類的到老
  • Tina
  • 其實,都是需要一個伴的。
    只是,很難忘懷那種受傷的痛,所以裹足不前。
     
    就是因為太在乎相互陪伴的感覺,所以更不可能忍受孤獨。
     
    我看過妳難過的心情,
    很多時候都這樣,
    起起伏伏的希望自己會更好。
    也希望這些互相扶持的朋友們會更好^^
     
    呵~~希望妳遇到真命天子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