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高校入試〕以日本高中教育面臨的問題,來帶出面對人生、遇見挫折的狀態,最後歸結於「責任」二字。

 

  浪子剛開始看〔高校入試〕時,並不清楚它會演出什麼,也不知道編劇是誰。

  純粹為了演員而看的他,看到第三集去翻了資料,才知道這是由湊佳苗編寫的劇本。不同於其他湊佳苗小說改編成日劇時由他人編寫腳本,這部日劇的腳本來自湊佳苗(可參見WIKI 高中入學考 條目)。

  看完整齣日劇的他,將這個故事推薦給我,不做任何評價的。

 

  我將這次的心得分為四大部分,第一是類似〔我不能戀愛的理由〕那種分集的短敘述,但不會那麼仔細;第二是整體觀劇心得;第三是關於在劇中,臺灣與日本一些細微的、我覺得有趣的文化差異;第四是保證有雷的部份劇情或對話陳述。

 

  〔高校入試〕的開頭具獨特性,題材也有點新,但還不至於讓人無法放手的追下去。
  浪子表示:開頭 弔詭但又說不出的奇特氣氛

  一、二集藉由高校入試前的準備工作,將劇中所有人物的明面上關係串連,將日本對"一高"的執念陳述(有雷的註1),再把有人要破壞高校入試這件不知是玩笑還是即將成真的挑釁點出。淡淡的、簡單的,帶點幽默趣味的表現讓人很輕鬆的看下去。加上每個人隱隱約約的藏著一些祕密,雖會使人懷疑該接續出什麼樣的未來,但還不至於完全停不下來。

  直到第三集,將前面所有的疑問推到極致,然後結束。

  這手法與斷點,完全引起第四集的懸念了阿!!

 

  第四集並不急著解惑,他解決了一小點問題,然後丟出更多問題,讓懸念更深。

  此集有兩個重點可以觀之,一是人物的立場問題,如家長與教師(學校)對於考試的態度;第二點是開始爆發的事件,讓人揣測是否為意外或是入學考試被破壞的前奏。

 

  每一集都會有更多懸疑產生,雖然也有些許的解惑。

  而在少許的解惑中,我們可以看到一些人物的過去或內心,也可以看到一些觀念上的闡述。

  如第六集春山杏子安慰朋友時說:「誰都會犯錯,這個世上沒有人是完美的,你要積極往前看阿」,朋友回答她:『這世上,像這樣振振有辭的人才會成為勝利者嗎?』這樣的一段對話如果不看前後或許覺得教條或些許愚蠢,但看了前面劇情與人類自我保護的醜惡後,卻會忍不住自省犯錯是否是可以容忍的,什麼樣的界限才是錯誤的臨界值,讓自己不淪落到寡廉鮮恥之地步。

 

  第八集的劇情把所有老師濾了一遍,每個老師都有可疑的地方。那麼,涉案的老師會是誰呢?又或者這些可疑都是作者故布疑陣,整件高校入試的破壞威脅與老師真真無關呢?

  然而到了第九集,會發現所有人都害怕背負責任,因此都不承認自己有疏失的時候,造成所有可能捉到真正疑犯的時間點被錯開。

  這根本是誘導閱聽者去推理,卻又當著閱聽者的面毀滅所有證據。

  但別擔心,這部戲推理並不是重點,線索被毀了也就算了(嗯?)

 

  隨著第八、九集的過濾與推理,進入第十集之後的故事節奏變得緩慢,想陳述並表達的觀點也逐漸浮現。

  在這邊,我很欣賞某老頭說的話,卻又覺得他的表現與前面不相合的太過突出(有雷的註2),他的想法作為之轉變沒有很好的解釋,算是挺可惜的。

 

  第十二集,倒數第二集。

  不同於前面叫囂著失誤給人的失落與痛苦,這邊由杏子的一句話開始闡述「就算是為了不重蹈覆轍,你也要繼續當老師」一個觀念:『做錯事不是推卸或放下責任,而是要面對並揹負這個錯誤走下去。』

  第十三集更延伸十二集的觀念,將其具體以文字語言呈現(有雷的註3),並將所有的支線做個收尾。

 

  整部劇集非常有峰迴路轉的感覺阿~~

  一直推測可能是誰、可能什麼原因,然後被推翻,又有疑點不斷冒出來,很多不相干的事情串著,總讓我們懷疑背後有什麼,卻又抓不到確切的那條線!

  在故事劇情的編排、人物角色的呈現上,這齣日劇非常出色,不僅讓演員有十足的表現空間,也把閱聽者的心吊得緊緊。

 

  湊佳苗的故事有一個公式,先從現在式開始,短時間內爆發戲劇性的衝突。

  然後故事順時的發展,將衝突演繹到極致,而在事件的發展之間,由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視角去帶出引發事件衝突的久遠因素。

  但公式不會永遠難看或過時,能在公式中寫出新意,是她在這個劇作中展現的能力。

  她的故事特別著重社會文化與人性的探討,〔高校入試〕很漂亮的展現了她想表達的議題,教育及責任兩個著重點都帶得很順暢又引人深思,以劇本來說我認為是很成功的。

 

  整體來說,這是非常好看的一部日劇。

  只可惜結尾挺弱的.....弱到我有點不想說阿~~~

  例如霸凌不可能因為考上高中就自動結束,例如校長對所屬老師的保護,
  例如班主任的新任班級宣言,都有點太教條化。

 

  有些關於人、關於台灣與日本不同的有趣地方,也順便記錄一下。

  日劇裡,每個老師用的杯子都不一樣,代表各自的個性與喜好不同。我喜歡這種對於細節的用心~^^

  在台灣,不管大小考試,或是一般學校公告事項,大多是電腦打字列印,而日本地區性的一高卻大多用手寫,似乎他們電腦沒那麼普及的使用?

  再者,現在幾乎所有入學考試的准考證資料都是列印在貼紙上,再貼到桌角。日本是用一般紙加上透明膠帶,與我們大量依賴現代事物的便利性似乎有所差別。

 

 

註1:

他們說:「在地區上來說,考上一高比東大重要多了。」
 弟:三高→一流大學
 兄:一高→三流大學這樣的情形,被認定是兄能力(永遠)比弟弟強。

遇到相親時,一高畢業的縣政府臨時僱員,瞧不起
 三高畢業後
 進入一流大學就讀
 並於有名電機公司任職的高薪正職員工
覺得對方是笨蛋,所以拒絕嫁給三高的笨蛋畢業生。

 

註2:

看起來愚笨的校長,在第11集與第12集有兩大段的對話陳述。
有點大智若愚或突然聰明起來的感覺...實在是突兀了些。

 校長:明明手寫很快的事,為什麼現在的老師都要用電腦呢?
    或許是我這種不會用電腦的反而奇怪吧?
 校長:在揭示板上的留言,言之侃侃的要搞垮入學考試,但沒有原因、沒有結果
    在上面不署名、隨波逐流的大量留言,他們以為真能改變什麼嗎?
 校長與荻野對話帶出
    對照著校長他們年輕時,
    老師被社會嫌棄、稱為草包老師、女兒不肯跟教師相親。
    女老師沒有產假、哺乳假之類的。
    他們曾經組工會、靜坐、罷課,以爭得應有的權益。
    現在的老師享受產假哺乳假理所當然,卻不願意參與工會的活動。
    我們什麼時候成了只享受不盡義務的人呢?

 校長:這些孩子是希望像國小國中一樣,不按成績劃分,
    直接就讀離家近的高中就好嗎?
    如果凡事都要照顧末端的話,國家會滅亡的吧?
 荻野:但也不能只憑成績劃分人的優劣吧?
 校長:隨著像你這種觀點的興起,
    就會出現極端言論說:聰明的人都冷血,笨拙的人情感豐富。
    為什麼努力學習的人要被否認呢?
 荻野:您的意思是去差學校的人都沒努力嗎?
 校長:這也是極端言論,
    任何人都不能否認,人與人之間原本就有能力差距,
    只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
    憑藉這份努力,應該獲得相應的認可和稱讚,
    但這些,並不適合判定成績的場合
 荻野:那適合哪裏?
 校長:父母在家表揚,自己給自己打氣。我們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
    賽跑時,大家不可能手拉手一起跑,但就算最後一名,
    只要盡力跑了,我老媽都會表揚我說:你努力到了最後沒放棄。
 荻野:我父母也總把我畫得很糟的肖像畫,裝飾在起居室裡。
 校長:入學考試難道和這些不一樣嗎?

由這些對話可以看出他們並不是完全否定成績不好,他們自己也有某方面的不足,如繪畫、運動等,是我們的社會要求出了問題,而不僅僅是教育。

 荻野:我們可以認為他們想要搞垮的不是入學考試,而是評分方式嗎?

 

註3:

第一句與責任無關,只是我覺得想記錄。
 「就算是匿名,這些飽函惡意的話語,也有摧毀人心的力量。」

『沒有失去的覺悟,連承擔責任的資格都沒有
 但相對地,必須背負起,成為自己替身之人的願望。』

『從引起麻煩的地方逃走,就等於承擔責任了嗎?
 辭職,並不等於承擔責任。』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浪子
  • 認真,不過我沒時間寫評論。
  • 你剛剛寫給我的都可以是評論了~~~
    竟然連放到留言都沒有?XD

    辣❤子 於 2013/05/14 09: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