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週末夜的影劇時間,在女演員的獨白自語中,浪子對我說這片我應該很快能進入狀況。

  慌亂的夜裡、心思各異的人們,在救護車到達的同時,鄰居的落地窗簾微掀,一位講電話的女士讓我驚呼出聲:「夜行觀覽車!」

  浪子得意的笑著,但也有些許疑惑:「就說妳很快就能進入劇情,不過觀覽車都還沒出現,劇情也尚未有鋪展ㄟ?」

  看過書的人都會知道,這是湊佳苗在《夜行觀覽車》書中多視角的一個角度,而且多以講電話的方式述說,辨別度極高,所以在看到講電話的OBS時,我就馬上知道了!034  

 

第一集

  從2013.01.22的慌亂夜晚開始,交錯的燈光、雜亂的聲音,到底那夜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本集的一開始是遠藤太太的獨白,一發現這是湊佳苗的作品就覺得這樣的獨白非常理所當然呢(笑)

  因此,在這一集中最讓我驚嘆的不是獨白的設計與演出,而是它以觀覽車的興建及興建之倒退來帶出故事時點的改變,讓我們能清楚的知道,現在這段故事是發生在殺人事件的2013年,或是故事遠因的三、四年前。

 

 

第二集

  這集是由高橋太太的自述開始。

  是劇中哪個人說的呢?「結婚有時是通往不幸的道路,卻以美麗的幸福糖衣作為偽裝。」這句話放在故事裡的家庭,感覺分外貼切。並不是說我們已經多麼瞭解故事裡的家庭怎麼組成、又將面對什麼樣的困難挫折,而是他們之間那種難以同心的糾結正赤裸裸的慢慢展現出來。

  不同於小說版本以短短58小時加上少數人物的回想來陳述這個故事,日劇版本增加了許多關於觀覽車興建中的劇情,那些關於生活的細節,讓我們更瞭解每個角色的內心,以及雲雀之丘社區的"團結性"。

  直至第二集結束,我對這些新增的劇情都還只有認同,而無任何突兀的不適感,不知道後面幾集會不會有所改變呢?

 

  在故事中,我就分外討厭聰子阿桑的角色,而夏木麻里將這個角色詮釋得相當好,我又更討厭她了(笑)。心裡不斷的碎唸著,兒子跟媳婦當然不會想跟妳這個變態老太婆住阿~而且有妳這種鄰居,小孩心理要正常很難阿~~

  而跳脫對老太婆的厭惡時,我忍不住好奇著,不知道在這故事的最後,她會怎麼表現那內心與行為的變化呢?

 

  我很喜歡日劇裡藉由遠藤先生說出來的一句話「就算蓋了新房、買了新衣,人的內在是不會改變的。」,並認為這句話就是遠藤太太自我檢討的起始點。

  當遠藤太太質疑著自己當初選擇搬到雲雀之丘是否正確時,也開始對老公、女兒有所愧疚,我想大概是因此造成家庭心理地位的不平衡,繼而引發後續的生活景況。

  至於本集末段,遠藤太太說自己可能有看到犯人這部份,我實在記不起來書中有沒有寫到阿~(抱頭)

 

 

第三集

  兇手到底是誰?

  不同於小說的明確,日劇增加了許多懸疑點,自然疑犯也隨著每集的播出增加了(笑)

  是向高橋先生借了一千萬的遠藤先生嗎?他要對妻子死守的秘密又是啥?

  還是一開始在超商買完東西後就失蹤的慎司?

 

 

第四集

  其實遠藤先生借錢的事,在書中並沒有出現,我非常好奇埋這條支線的原因在哪?

  而警察竟然是遠藤太太的大學同學,這部份也太誇張!如果我沒記錯,這也是書中沒有的支線。

 

  不管在書中或是日劇裡,一樣都探討著「被害人、加害人家屬,還能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嗎?」這個問題。看過一些日劇及日本小說,清楚的知道對日本人來說,這些人完全脫離普通人的範圍被孤立著,臺灣這樣的情況沒那麼嚴重,比較突顯的也只是陳進興的孩子。可即便日本人自己都不斷以書或電視劇檢討,他們的社會文化仍是如此。

  在日劇中,編劇巧妙的利用這點塑造了兩個都被孤立的少女。一個是因生活環境改變被昔日好友孤立的女孩,另一個則是說不清是被害人或加害人的家屬。

  「我們一起去坡下吧,比奈子。 我們現在不也是同類了嗎?」當彩花對比奈子這樣說的時候,不只象徵著兩人同被孤立,也帶點將比奈子拉至坡下這富貴世界之外的意味。如果日劇最後的走向與小說相同,那麼這句同類的話語就會有更深層的意涵。

  一樣是被害人與加害人的探討,已經要將男友帶回去面見父母的女孩,會怎麼面對良幸家人處於殺人犯疑似的狀態?這是我忘記有無在書中出現,但很好奇的一點。

  「幸福的人,沒有必要說謊。」雲雀之丘的謊言如此之多,看似笑語盈室的那些聚會,並不幸福。

 

 

第五集

  良幸不想回橫濱,因為在京都他只是個學生。

  能夠理解良幸的想法,從研究室充實的生活出來,卻馬上跌進無法解決的漩渦中,會想先逃避是絕對的。只是當他說著「都怪我」的時候,我非常的不能理解。

  到底為什麼呢?他心裡藏著什麼秘密或壓力?還是只是自責他的逃避、厭惡自己沒有馬上回橫濱呢?

 

  遠藤太太「為什麼無法把家裡的問題告訴別人呢?那是因為怕被人家在背後說是破碎的。」

  這句話呼應了開始時遠藤一家搬到雲雀之丘的期待,也帶出後面故事中幾個角色心情的轉折與應對事情之做法,可以看出編劇在文字應用以及時間點拿捏的功力。

  本集增加了彩花被志保逼去媽媽工作的超市偷東西的支線,在日劇中關於志保的支線不少,大多是明確了彩花轉變的推力。

 

 

第六集

  這一集的開頭獨白是良幸。

  他說自己「總是逃避不想面對的麻煩」,切合他上集的心理歷程與活動。

  而在這集裡,良幸女友的表現該說是太狗血,還是太搞笑呢?她整個歇斯底里得太誇張,不肯繼續交往的態度是可預期的。我很好奇犯罪嫌疑人的家屬在日本真的這麼不容於社會嗎?可以讓良幸的女友呈現一種宛如狐狸犬被嚇到的狀態,又或者是純粹以較為誇張搞笑的手法去呈現這個部分,以沖淡故事的壓力?

 

  這邊的小島太太越看越讓人想巴她頭,明明在小說裡沒那麼討人厭阿~~

  真不知該誇夏木麻里演得好,還是劇本增添得好,讓人不由自主的討厭小島太太了。

 

  警察對彩花說與媽媽很像,溫柔而善良,他這麼形容「世上有一種人,天生是溺水者的稻草。」但我其實一點也感受不到會想去抓住真弓的心情,當然更不可能體會到彩花的稻草能耐......

 

  上集遠藤真弓說家裡的苦難以向外人說,而這集編劇讓良幸說出自己家的不愉快,問題浮上檯面才有解決的機會。想到行政學談到的垃圾桶決策,當機會出現,問題才能碰撞出早已存在卻未受重視的解決方案。

  淳子對慎司的期望讓他們有壓力,比奈子覺得媽媽偏心自己受到冷落,良幸不是親生自覺有芥蒂。

  在此同時,帶出高橋先生曾對良幸說「裝作沒看到而逃避,是最卑怯的做法。」這句話,為良幸開頭的自責逃避做一個結語。

 

 

第七集

  我一直疑惑,良幸逃避了些什麼,直到本集才知道,良幸逃避了弟弟(因功課不好產生)的求救,所以自責。

  慢慢的看下來,可以發現遠藤家是父、母及女兒三個人都有問題,而高橋家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壓力點與困擾,只有高橋先生目前看不出問題,但他也是唯一的死者,無法繼續產生人性的弱點給我們看到。

 

  婦女自治會反抗小島太太了。

  在日劇中,小島太太的表現遠比書中更惡劣,想到書中結尾的和順,編劇要如何繞回來呢?

  面對兒子小真的反抗與逃離,小島太太會因此反省自己嗎?

 

  在日劇中新增了遠藤先生埋兇器的段落,這段情節讓遠藤對家裡的情緒發洩出來,這是書中沒有的遠藤,也讓這個角色更加立體化。

 

  本集金句「虛榮跟夢想的差別。」(嗯?)

  其實有時候不太容易區辨,怎樣的夢想是人生真正的動力,甚至有些時候虛榮也是一種動力(忖)

  不過這個區別點或許可以參看沒力寫的〈討厭丟臉與失敗的答覆〉,還挺貼切的。

 

 

第八集

  小島太太的改變在於兒子的絕對嫌棄,她也因此看穿了高橋家與遠藤家的問題。果然人是需要失敗的,如此才會檢討自己並看清自己的定位。

  在書裡,小真的反抗是隱性的,自治會也未曾出現反抗的舉措。在日劇中突顯了小真對母親的忍耐與急於逃開,還有自治會的另起新局,這讓小島太太的性格悲劇面徹底發揮,看她一個人面對滿室嬰兒用品之寂寥時,深深體會可惡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的涵義。

 

  遠藤真弓的壓力爆發了,她問著:「要怎樣才能回到最初呢?」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不能忽略這些崩毀的過去,回到所謂的最初。正如同壞掉的窗玻璃,壞了修好就行,情感也是可以修復的,搞不好還能順便換上防彈玻璃!

  編劇以壞掉的窗玻璃來隱喻家庭關係的崩解,並讓遠藤先生在換玻璃時說了:「壞了修好就行。」這部份演繹得不錯。

 

  遠藤真弓:「有沒有殺人不在於理性,其實在於有沒有人制止你殺人。」

  彩花說出她苦苦掙扎的徵狀「坡道病,人生徹底傾斜,只要一推就跌倒爆發。」一語點出所有人的壓力源(其實也就是自我驕傲)

  比奈子反擊彩花,將問題肇因推出去,撇清自己家可能的問題,這是佛洛伊德的防衛機轉在自我保護。

 

  遠藤在真弓疲累得不想回家時對她說:「回來吧,孩子她媽。」

  這部分編劇寫得比湊佳苗更深入更好,這些關於家庭的描述、與夫妻家人的和解及努力,相較於湊佳苗專注於犯人(受害者)家屬與犯罪社區的部分不甚相同。

  看到這邊我還是緊追著不放,完全受到故事內容的吸引,不因已經看過小說知道結局而有所不耐。

 

 

第九集

  知道彩花會有所改變這個結局,讓我一直揣測著她的情緒想法轉移時點。

  一開始以為是第八集彩花看到慎司面對記者的態度時,再來是本集彩花到河裡撿書包卻被媽媽阻止之時,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她的眼神總是膠著著那些事件,讓人覺得她要改變了,卻又故我的暴躁易怒凶悍與膽小。

  然而,或許這樣才是正確的情緒轉折,我們沒有那麼容易放下自我防衛的尖刺。

 

  晶子說有重要的家人要守護。所以不能照顧高橋家的孩子。

  不知怎麼的,看了這幾集下來,深深覺得比起書,日劇在家人關係上著墨更多。

 

  他們說「為了家人,難以顧及自身阿。」

  他們說「正因為是家人,才有難度吧。」

  在面對家人的同時,我們會更容易忍讓退步,但也更容易暴躁進逼,而正是這樣的無距離造成的傷害才更難彌補,也絕對要去面對與接納。

 

  事件發生至此已經八天,似乎比小說敘寫的時間更久。

 

  真弓對小島說「不實的謠言是很傷害人的,真的擔心他們的話,伸出援手幫幫他們吧。如果不行,就在旁邊安靜的守護吧。」

  彩花看到媽媽反抗鄰居,看到爸媽清潔高橋家,她的轉變從動手清潔高橋家開始。有些時候,行動比話語更能夠傳達情緒與目標。

 

 

第十集

  「越接近理想,就越偏離自我。」

  我喜歡最後結尾那段話,但忘了細節也沒抄起來,有興趣的朋友記得去找出來看~

 

  日劇將這個故事改編得很好,增添的劇情很有吸引力,探討的方向更多元,人物的塑造也更加立體鮮明。就小說與日劇來說,先看日劇再看小說應該會有些可惜,張力會較弱,推薦小說看過後再來觀賞日劇,得到的娛樂效果與思考性會比較好。

 

 

關於書

【試讀】《夜行觀覽車》湊佳苗 - 真有所謂的真相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浪子
  • 好認真的劇評!!!
  • 噗~比起不能戀愛的理由是認真一點,但在文字上就少很多了~XD

    辣❤子 於 2013/04/09 10:04 回覆

  • 宅青
  • 原來連這部都拍成日劇啦!
    日劇真是越來越從小說討方便了.
    直接用受歡迎的小說編成連續劇或電影比較快XDDD~
    東野和湊佳苗都是影劇界的愛將哪~~~~
  • 從小說討方便這詞用得太貼切了!!XD
    的確,小湊跟小東的故事改編成日劇真的超有故事性,也不會太落俗套~^^

    辣❤子 於 2013/04/10 21: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