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這次的颱風出乎意料嚴重,當大家聽著氣象預報中輕颱轉為中颱,看著電視裡搖搖擺擺、晃來晃去的颱風時,大多帶著輕微期待,期待它帶來可以解除限水危機的雨水。

  只是,雨水太多太多,多到不是我們可以承受的,所以整個台灣受創,南台灣浸在水裡,中部以北的台灣活在悲痛中。

  我不太看電視,只是默默的從網路跟片段閃過的新聞知道些許。

  很少,很少,很少的接收著這次八八水災的一切。

  上班兼著上課的我沒辦法去支援任何現場義工,即使只是台中市區的物資整理一類工作,面對著一個又一個的帳戶我也不知道該捐去哪最適當,血紅素長期不足的我甚至連捐血都做不到。

  我繼續看著,直到我終於想說話。

 

 

  我在噗浪上面這麼說著:

  當我們指責那些被認為在這次天災中犯錯、不盡責或是冷眼旁觀之人時,用的是什麼立場呢?

  我看到的是代罪羔羊

  我們用言語殺戮他們,將悲痛、恐懼、煩惱、不安、絕望....等負面情緒怪罪在他們身上,藉著大量言語譴責形成一種獻祭,換取自己的安全感。

  這樣,真的對嗎?我想起《瀕死之綠》。

  當然,所有的指責不完全是代罪羔羊模式,但太多人是因為這樣而指責的,這樣的文字讓人看了更加不安而心痛。

  宗教這麼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小說這麼寫:當金毛獅王在少林寺時,人人欲誅之以報仇血恨,然誰沒有錯手或為啥目的殺過他人?誰能砍下那仇恨的第一刀而無愧??

 

  沒力說:嗯,頗有同感,這次大家很明顯有集體意識啊==a

  athena說:有時候˙˙˙應該也是無力感所致吧?對自己`對大環境,所以需要一個出口,但我不覺得永遠政府該首當其衝(雖然它二`三名跑不掉˙˙˙)因為組成政府的就是跟我們一樣的"人",所以也有人的種種缺失,與其要求它像神一樣罩大家,也要稍稍反反省自躬吧

 

 

  我沒有時間像白色天空的小護士一樣去幫忙工作,而在看了〈在土石流之外〉以及〈當雨水退去,同情的眼淚乾了,我們還留給災民什麼?〉兩篇文章後,捐錢到各個八八水災專戶似乎又不是那麼明確的決定了。

  所以,我會在跟爹地媽咪商量後,把每年年底捐給聯合勸募的金額提高,希望多少填補其他弱勢團體,因為水災捐款造成的捐款排他性減少。

  至於捐血,熱情的民眾已經捐到捐血中心疾呼大家晚些兒捐了,免得血液過期,正好讓我乖乖養身體,看能不能下個月完成捐血的希望?!

 

  以上,是看了這麼多天資訊後,我想我會這麼做。

 

  又……對於這次展露出來的代罪羔羊狀態,只能說還好我很忙,不然真的很想收集資料寫一篇文批或神話學報告,有些東西真的超級經典…

  但寫出來我可能真的會變成「金枝」,一起被砍…

 

  最後,很喜歡這首歌,獻上給台灣的祝福。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峻樺外摘行走
  • 妞乖~但上天是殘忍的,殘忍到原來神明並不保祐,殘忍到把一切粉飾的美好全部揭穿.......
    我第一時間加碼聯合勸募,結果他們打電話跟我說,不會有救災專戶......。但是錢已經捐了,幫助其他暫時會被忽略的機構也不錯。兩天後,聯合勸募又有救災專戶了....
    於是我又捐給了紅十字。捐完以後,突然想起我的一個觀念:機構太龐大,都會有問題。真擔心捐款被浪費了...
    我的捐血期限也還沒到,就不去擠了。
    我只好每天超過12小時觀看電視,視察災情。
    (8/10颱風離開以後,我也第一時間到學校去視察......)

     
    真是無聊的人...

    版主回覆:(10/11/2010 05:45:44 AM)


    親愛的學長:  我有看到你那邊一堆風災相關資料,說真的我在這方面的閱讀是儘量降低的,那對情緒的影響太大,光光早餐看個不到十分鐘的新聞我都可以哭個兩、三次,實在不想讓自己太過投入這次的事件。  每個人都在自己崗位做好該做的事情,不要生病去耗費到醫療資源,不要煽動造成人心紛亂,能給多少幫助就給多少幫助,這樣或許是最簡單達到的方法吧?  人溺己溺的用心很好,但學長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一天看到12小時以上的電視....我還挺擔心你也跟著PTSD的.....
  • 賣女孩的小火柴
  • 我跟妳的想法作法都一樣.不急在現在,因為在此當下,大多數的人都急著給,急著罵,可能多是為了渲洩自己的無助與無力.但受災人民需要的是一段相當時間的扶持.我想的時間點應該是在九月底.看他們需要什麼,我們再想辦法給他們.

    版主回覆:(10/11/2010 05:45:45 AM)


    Dear 火柴兒~~  (抱~~)  慢慢等著,慢慢看著,很多事情跟情緒都越來越明朗,也希望大家的心情能越來越好。  就像妳說的,受災人民需要的是一段相當時間的扶持,所以持續的關注是我們要努力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