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一家和樂的在看千年難得一見的比賽,男人突然將手上抱的孩子交給女人,很抱歉又焦急的對女人說自己得離開去工作,孩子暫且托付給她,他會再補償的。

  女人不解的說你不是將該處理的工作都處理好了?那些酒商及出貨事宜等都弄好了不是?

  男人望向轉播螢幕,螢幕上正轉播著西藏或是蒙古那種偏遠地區的一場震撼全球的馬賽,非常擔心的說即使螢幕那頭的馬賽看起來風平浪靜,但他知道那匹龍馬已經開始不耐,而這場比賽意外的延宕與現在的拘束,讓龍馬不斷的提升了怒氣,其上空已經凝聚了兩大團的風球,要是等到龍馬爆發,那兩大團風球的釋放將造成極大而難以估計的損害。

  夫妻倆有兩個寶貝孩子,大的男孩子剛即父親的腰,小的女娃大概兩三歲的年紀,也就是男人剛抱著的。

  孩子們不解,自小到大,父親也只有兩次臨時要去工作,每次說好陪伴他們的,他總是會在的。

  女人不解又疑惑的問?那邊都沒人了嗎?為什麼你一定要去? 男人說龍與鳳凰不同,鳳兇殘好火,唯有長老(某一個特定人士,全世界就他一位)身上燕青之紋讓他畏懼而受制,龍本身性子溫和,但受到激怒爆發時則難以收拾,全世界都會受害。

  等男人趕到龍馬上方時,全世界的分風高手也正趕到,大家憂心忡忡、也沒時間打招呼,正準備著手處理龍馬的情緒,或是等他爆發時用盡全力將風力散做徐風。


 


  男人對女人說,當這龍馬是金龍卵時,他還照顧保護過一陣子。為此,甚至讓自己的一套制服被拿去進獻給猴玃夫人(某位很喜歡男人的女貴族,但男人總是能委婉的逃開,男人性格謙恭有禮又溫和,做事認真負責,以致於沒有小辮子抓,最後弄到這衣服當陪寢的,就當自己了卻心事,爾後也不再追逐男人)以為交換。

  女人帶笑的說:呴~原來你的衣服還做過陪寢的阿。




  鳳凰為什麼兇殘?我不知道。

  燕青之紋是啥?我不知道。

  龍是從卵孵出的?我不知道。

  這個夢哪來的?我不知道。

  男人的工作是?酒商,大盤之類的吧?

  男人的另一個工作是?我不知道....跟風力的控制有關吧?


 

  恩...這是2008/10/25星期六早上我寫下的夢。

  剛發現還挺有趣的。

  對了,剛覺得這應該是假日!一查果然是!台灣光復節!更有趣的是,維基百科有ㄟ~~~~~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馬修馬羅
  • 喂不要偷懶好好寫成小說不寫的話.................

    版主回覆:(10/11/2010 05:45:42 AM)


    Dear 公公  這麼明顯我在偷懶阿?  是說...放了半年多都還沒寫成小說....  我不覺得即將到來的一年大補習期間我會寫出來ㄟ......
  • 馬修馬羅
  • 唉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會愈陳愈香的....

    版主回覆:(10/11/2010 05:45:43 AM)


    Dear 公公
      是阿~~我發現了這點,所以還是趁著半新不舊拿出來,也省得積在硬碟裡變成垃圾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