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 Jun 30 Mon 2008 22:32
  • 零伍

 

  兔娃娃手裡的牌子被隨意的放在搖椅旁的地上,代替牌子被環住的我,屈腿坐在搖椅上看著天邊的雲朵,不知道雲怎麼能這麼白、這麼亮,那種白飽滿得彷若快要逼近眼前,又有種讓人覺得掐下去可以將手震開的彈性,整個人幾乎都快要被雲魅惑住了的移不開眼。

  『三二,妳今天餵靛了沒?』阿紫的聲音從店裡面傳出來,打破了這種近乎凝滯狀態的氛圍。

  「兔娃兒,這雲好漂亮阿。」我嘆了口氣,將頭深深埋進兔娃娃細長綿軟的毛裡淺淺的呼吸著。

  好一會兒才抬起頭,腳趾探呀探的勾起搖椅下的布鞋,趿著鞋慢慢晃進店裡那養著靛的角落。

  提起掛在旁邊已經藍得發紫的竹棍,掀開覆蓋著靛的竹篩子,開始一棍棍的攪拌著,順時針五十圈、逆時針五十圈,將空氣一棍棍的拌進靛裡面,看著靛吞食了拌進去的空氣,在表面綻著細密的氣泡,順時針五十圈、逆時針五十圈,不間斷的繼續攪拌著,到最後氣泡組合成一朵燦爛潔亮的靛花。

  提起竹棍,輕呼口氣,等待竹棍上的靛滴落陶缸。

  將竹棍掛回,擦去鼻頭薄汗,看著靛花還隨著藍綠色的靛液輕微擺晃,心裡有種成就感。

  阿紫說這種攪拌的工作是餵,將靛餵飽了美好的空氣,它就會綻放出美麗的靛花,也才能染就藍花彩布。而我,莫名的被她稱為最會餵靛的服務生,雖然整間店似乎也只有我一個服務生而已。

 

  常常不太清楚自己是睡是醒,這幾天也沒看到任何客人,唯一學會又每天要做的就是餵靛,餵完靛阿紫倒是挺放任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剛開始我還緊張的想洗杯子抹桌子,試圖有點工作的樣子,小鬼看了幾回,淡淡的扔了句『誰說工作有個固定的樣子。』,有些恍然又有點迷惑,那麼屬於店裡的工作樣子又是如何?

 

  學著阿紫看書、學著小鬼亂塗,後來發現我最適合發呆,不論是在窗邊懶骨頭上被陽光輕暖的晒著,還是在書櫃邊陰涼的藤椅上躺著看天花板繁複的工筆畫,還有我今天剛發現的,窩在兔娃娃的懷抱裡看雲,都是我在店裡工作的樣子。

  餵完靛,趿拉著又要走到店門外窩進兔娃的懷抱,走到門外訝異的發現這幾天從未消失的日頭隱去,而月娘初昇,在狂風暴雨之中明燦的閃著她的光華。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莉
  • 難怪一杯要收那麼貴~~沒客人~~
    一旦有人自動送上門~~當然就要自行吸收物價成本上漲的壓力~~~~
    (這樣寫出來發現我自己的想像力還真是有夠爛的~~)

    版主回覆:(10/11/2010 05:45:23 AM)


    Dear 莉:
      阿阿~~原來是這原因阿!
      不過~算一算人力成本還有水電開銷,我想~一杯可能要收513歐元才符合成本~~
      (恩~~怎麼我們現在在比實際的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