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o .。.:*☆
  • Jun 26 Thu 2008 22:11
  • 零肆

 

  掙扎著從地上起來,積了一肚子怒氣的正準備破口大罵,卻在看到人的時候呆住了。這...這個老人長相好怪!一個大光頭不說,額頭前方還多了一團滑不溜丟的突起,說他老,可又唇紅齒白皮膚滑嫩的很,瞧他整個臉紅通通的,要說是跑得急了,倒不如說是被人打了幾巴掌的感覺,難道是因為這樣才急到把我撞倒?

  「老頭!你嚇到客人了啦!」小男孩俐落的跳下吧台邊的高腳椅,邊說話邊踢了老人一腳。

 

  『弟弟,你不能這樣對老人家說話,還踢人,這樣不乖、不禮貌唷。』最看不得小孩沒教養,我忍不住出口唸了下。

  「妳這個笨蛋,還輪不到妳來管我勒。」被還不及我腰高的小孩斜睨著眼罵笨蛋,氣得我想拿棍子扁他一頓,好好教教他什麼叫禮貌!才想著,手裡就多了根棍子,差點沒有揮下去的瞬間,想起這是人家的地盤,手一鬆棍子哐的一聲落地。

 

  「我問妳,妳是怎麼跟阿祿認識的,他又怎麼肯帶妳來這?」小鬼沒被我嚇到,一連串的問題又丟了過來。

  『阿祿?那是誰?我...我不是自己來的嗎?』好像,好像我是跟著誰來的?是...逆祿?對!是逆祿...

  「帶妳來的就是阿祿,妳別跟我說妳不認識他!」小男孩有點不耐煩的說著。

  『我認識他,他叫逆祿,他是...是...是誰呢?」記憶像從腦袋蒸發了一般,我怎麼也想不起來逆祿是我的誰,我又怎麼會認識他,怎麼會跟著來這裡的,想到這,我開始惶恐,這是怎麼回事?

  「阿紫,妳剛有給她喝什麼嗎?」剛還急匆匆的老人,現在興味盎然的盯著我看,好像我是什麼實驗品一樣。

  「『慕色』,你要喝明天才有。」阿紫一貫淡淡的口吻說著,接著轉頭問我「妳是誰?」

  『我?我是我阿,我是....』記憶像被抽走的絲線,隨著我想起的速度消逝,剛剛的惶惑到現在已經變成一種驚恐,我竟然想不起任何事情。不,我是想起任何事情都會瞬間消逝。

  「嘖,真難得出現的副作用。小鬼,看看她皮夾有啥資料可以送她回去的。」阿紫略微不耐的指使小孩拿走我手上的皮夾翻看。「老壽,你的鬍子又到哪去了?」隨口扔出的問句讓已經靜下來的老人又哇哇跳的開始叫嚷。

  「阿紫,她沒有任何證件,皮夾也只剩32塊錢ㄟ。」小男孩的聲音像是隔了一層水一樣模糊,但我還是聽到了自己現在幾近身無分文的狀態,說不出一句話的站在吧台邊,抬起頭看了一下還在跳的老人跟吧台後的阿紫,除了那杯奇怪口味的酒,我想不起來其他事情。

  眼淚開始打轉,看到小男孩夾雜著同情與不知所措的眼神,我默默的從他手中拿回我的皮夾,往店門口走去。或許,走了出去就會想起來的,或許,晒了陽光就會想起來的,或許,走出去我可以遇見認識的人的....

  「小鬼,帶她去後面找個房間,我們這缺一個服務生。」阿紫淡然的語氣從背後傳來,一隻軟軟的小手牽住了我,眼淚順著鼻側、嘴角慢慢的滾落。

 

  就這樣,忘了我是誰的我成了這兒的服務生。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灰
  • 仔細看了幾遍,似懂非懂,
    有點抽象又超現實,
    好像剛剛還再手中的那杯酒,
    明明看不到,
    卻味道濃烈的的讓人暈眩...
     
     
    妳這店到底在哪兒?

    版主回覆:(10/11/2010 05:45:23 AM)


    Dear 灰大:  覺得這店好像跟祕密圖書館在同一個象限,但這樣說又俗了的感覺,或許~阿紫會想到給我張地圖?  唉唉~我真的很努力套阿紫的話,但我老弄不清楚這些在腦海蹦出的片段是哪來的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