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獸性大於人性的人。
  所以我的地盤領域觀念很強,容不得絲毫侵犯。

  暴躁的我在MSN及部落格寫著【侵犯我的領域很有趣嗎?!  算了。算了。我不想每次都要自己算了。】短短的抒發著被侵犯了私人領域的怒意。

  僅存的些微人性阻止我去撕咬報復那傷害我的,卻無法阻止自己再次被侵犯傷害。


  文字是我的的書寫、是我的情感、是我的感官、是我的愛恨情愁、是我的記憶、是我的私密、是我的樂趣、是我的性慾、是我的飲食、是我生命的一大部分,怎麼不知道或不理解呢??

  睜開你的眼睛看看,怎樣的傷害才是你滿意的呢?讓我們互相撕咬著傷害了對方才是種嗜血的樂嗎?



  再次的領域受到入侵。


  氣惱的我、忿恨的我、不平的我、怨懟的我、千百種不甘不願齊湧心頭。

  我抓著在線上的友,問著這些個的侵犯是我的受害妄想還是真實。

  從未聽我抱怨這般心底深處事情的友,在結束前笑笑的說要讓很ㄍㄧㄥ的Tina跟自己說這些還真是難得。

  另個熟捻卻非傾訴心情的友則安慰著總有著這樣的侵犯的,她受過太多這樣的傷,早已不信任人性,這是我們這類人的弱點。我忍不住安慰她,這是我們弱點卻同時也是優點,別放棄了。



  發現的剎那,我寫不出任何東西,彷彿這些年對文字書寫的愛意在瞬間蒸發。

  請忘記這個週末,我徹底放逐自己遠離部落格。

  今天,至少到現在我還不想回應,不想說話。

  我無法理解的傷心著。


  請忘記總是帶笑的我今天如此的灰暗,純然的黑也無法掩蓋我的悲傷。

  讓我悲悼自己的背叛,關於文字。

  讓我哀傷自己的被背叛,關於文字。




  也請不要

    不要  問我任何一句話,在文字或真實世界的語言上。

  這是負傷的獸低淺的嚎。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