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大家都熟得不得了吧?!明明就一樣是差不多時代生的人(而且還同一年掛掉),又平平都寫了篇膾炙人口的愛情悲劇劇作,可要是拿咱們家的湯顯祖來問人,知道的人絕對沒有莎士比亞多ㄚ~~

  我自己也是。

  這一度讓我很愧疚的不太敢說出口,畢竟對自己的文化不夠熟悉對我來說是件很不好的事。但是,面對錯誤才能繼續往前走唄^^"

  這次的報告要讀湯老大的《牡丹亭》,面對那有些拗口卻又自然美麗的字句,常常是心動不已的,可是長長的五十五齣實在是讓我讀很久還讀不完,更遑論面對報告時間逼近的壓力>"<

  所以我偷懶的看了一些期刊論文的,再從中挑出我愛的劇目去讀。但面對著已經翻譯成中文白話又兼短短不太長的莎翁名箸,我選擇了從頭到尾讀完,不再偷懶逃避。

 

  週六的近午時刻,我窩在沙發上,就著窗外透入的陽光讀完了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然後在凱普萊特對著蒙太古說:「阿,蒙太古大哥,把你的手給我;這就是你給我女兒的一份聘禮,我不能再做更大的要求了。」時,落下淚來。

  他們在羅密歐與茱麗葉還有兩家為此不幸世仇喪生之人的生命下,立下了和解的誓。這是份用鮮血換來的和平。

 

  若要我認真論斷莎士比亞跟湯顯祖的兩篇劇作,莎士比亞對人性的刻劃及對人物內心轉變的描寫遠不及湯顯祖的細膩、立體。

  茱麗葉與羅密歐在舞會上一見鍾情,而羅密歐會冒著生命危險參加茱麗葉家族舉辦的舞會,純粹是為了能看見他先前迷戀女子的出現。這樣的羅密歐,卻在短短的一次舞會上對茱麗葉的美貌移情別戀,他的愛情去得太快也來得太快,讓人無法解釋他如何願意為茱麗葉殉情。

  而茱麗葉,這個莎翁用了較多心緒去描寫的女兒家,有著細膩的心思,在熱烈的情感後面仍有著理性的思維模式。如此這樣一個聰慧的14歲女孩,怎麼會短短的兩次會面就甘願違背父母及家族的恨將自己嫁給了羅密歐,又怎麼會在一夜的激情後願意冒著死去的風險喝下假死的藥來等待她所謂的摯愛呢?

  他們的愛情讓我不能理解,追根究底或許還是我的不相信一見鍾情造成的。但是,莎士比亞描寫人物心裡曲折轉變的功力沒有湯顯祖強倒是真的。看過牡丹亭經典段落的我,能夠深深感受到杜麗娘心裏的掙扎與轉變,這些並不是完全形諸文字的。

  當一個人只是碎碎唸著,是沒辦法讓人真的太過感動的。戲劇之所以動人,是因為我們隨著他們的生活起舞,跟著他們轉變著心境,融入其中的體會著他們的情感與之間的曲折變化。在湯顯祖的故事情節中,我們串起了杜麗娘這個人,串起了封建社會的壓力在心中百轉千折著,杜麗娘變成了我們身旁的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而帶著奇幻色彩的姑娘。

 

  不過,莎翁還是莎翁的。

  劇本裡,我只為了兩家建立在鮮血及生命上的和解而落淚。但,依然會為了那些風花雪月的浪漫及誓言有著感動。畢竟,我是視覺性的動物,永遠對文字多了分想像與愛。

  下面是抄寫著我有所感的句子,沒事讀了嫌無聊可別跟我說

 

 

第一幕 第一場

  羅密歐戀著羅瑟琳不可得,失魂落魄的對好友說著愛情的苦楚。

羅密歐:唉!這就是愛情的錯誤,我自己已經有太多的憂愁重壓在我的心頭,你對我表示的同情,徒然使我在太多的憂愁之上再加上一重憂愁。愛情是嘆息吹起的一陣烟;戀人的眼中有它淨化了的火星;戀人的眼淚是它激起的波濤。它又是最智慧的瘋狂,鯁喉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再見,兄弟。

班伏里奧:且慢,讓我跟你一塊兒去;要是你就這樣丟下了我,未免太不給我面子啦。

羅密歐:嘿!我已經遺失了我自己;我不在這兒;這不是羅密歐,他是在別的地方。

  羅密歐是這樣戀著那位名為羅瑟琳的女子,戀到失魂落魄的放任自己在暗夜森林間徘徊,然後在日出前將自己鎖在黑暗的屋內不願見人。戀到自己不是自己,那麼,他在有自己思念人所在的舞會上對茱麗葉一見鍾情又是怎麼回事呢?!

 

 

第二幕 第二場

  茱麗葉在舞會上被羅密歐一吻後心動不已,舞會後獨自在房間窗邊對著花園、月色說著自己的心事。

茱麗葉:羅密歐阿,羅密歐!為什麼你偏偏是羅密歐呢?否認你的父親,拋棄你的姓名吧;也許你不願意這樣做,那麼只要你宣誓做我的愛人,我也不願再姓凱普萊特了。

茱麗葉: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敵;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這樣的一個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麼關係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腳,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臉,又不是身體上任何其他的部份啊!換一個姓名吧!姓名本來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叫做玫瑰的這一種花,要是換了個名字,它的香味還是同樣的芬芳;羅密歐要是換了別的名字,他的可愛的完美也決不會有絲毫改變。羅密歐,拋棄你的名字吧;我願意把我整個的心靈,賠償你這一個身外的空名。

  雖然不能理解茱麗葉怎麼愛上羅密歐到如此深刻的地步,到只要羅密歐愛她,她就願意放棄自己的名。不過,這樣的深情的確是感動人心,也莫怪乎茱麗葉的這段話會成為佳句多人傳n頌改寫了^^

 

 

第二幕 第二場

  茱麗葉發現羅密歐躲在花園裏,並聽到她剛剛的對著月色喃喃自語的愛。

茱麗葉:.........溫柔的羅密歐啊!你要是真的愛我,就請你誠意的告訴我;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從,我也會堆起怒容,裝出倔降的神氣,拒絕你的好意,好讓你向我婉轉求情,否則我是無論如何不會拒絕你的。........

羅密歐:姑娘,憑著這一輪皎潔的月亮,它的銀光塗染著這些果樹的梢端,我發誓--

茱麗葉:啊!不要指著月亮起誓,它是變化無常的,每個月都有盈虧圓缺;你要是指著它起誓,也許你的愛情也會像它一樣無常。

羅密歐:那麼我指著什麼起誓呢?

茱麗葉:不用起誓吧;或者要是你願意的話,就憑著你優美的自身起誓,那是我所崇拜的偶像,我一定會相信你的。

  從茱麗葉與羅密歐的對話中,可以看到她對羅密歐的愛戀,用以起誓的是她所迷戀的羅密歐的完美;也看得到她還思考著、求懇著不讓一切可能的傷害發生,就連指著月亮起誓,都能想到月亮的圓缺不定而不願意。

  再者,茱麗葉有著女孩子天然的魅力。與羅密歐的對話中,再再帶著自己有著矜持、有著驕傲,卻也有著對羅密歐不可自拔的愛戀,這些樣的字句,對羅密歐來說不只是甜蜜,應該也帶著些許被愛人崇拜的驕傲吧^^"

 

 

第二幕 第五場

  茱麗葉差奶媽去問羅密歐何時在何地結婚後,在花園苦苦等著奶媽回來報訊。

茱麗葉:我在九點鐘差奶媽去;她答應在半小時以內回來。也許她碰不見他;那是不會的。啊!她的腳走起路來不大方便。戀愛的使者應當是思想,因為它比驅散山坡上陰影的太陽光還要快十倍;所以維納斯的雲車是用白鴿駕駛的,所以凌風而飛的邱比特生著翅膀。.........

第二幕 第六場

  茱麗葉來到勞倫斯神父的寺院,即將在勞倫斯神父的主婚下與羅密歐共結連理。

茱麗葉:充實的思想不在於言語的富麗;只有乞兒才能夠計數他的家私。真誠的愛情充溢在我的心裏,我無法估計自己享有的財富。

 

 

  戀愛中的人都是詩人。而戀愛的使者應該是思想這麼一句話,豈不是浪漫得無可附加嗎?!

 

 

 

第三幕 第三場

  羅密歐殺了茱麗葉的表兄提伯爾特,被判放逐離開維洛那,羅密歐躲在神父的寺院中,聽不進神父的勸慰及為他想辦法的思考,盡是自怨自哀。

勞倫斯:啊!那麼我看瘋人是不生耳朵的。

羅密歐:聰明人不生眼睛,瘋人何必生耳朵呢?

  哈哈~~雖然覺得羅密歐亂沒擔當一把的,遇到事情不知解決,甚至連去誘拐茱麗葉私奔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到。但是他回答勞倫斯神父的話真是一絕^^

 

 

第四幕 第一場

  茱麗葉面對父親強迫自己嫁給帕里斯的決定,來到勞倫斯神父的寺院請他幫忙想辦法。

茱麗葉:啊!只要不嫁給帕里斯,你可以叫我從那邊塔頂的雉堞上跳下來;你可以叫我在盜賊出沒、毒蛇潛跡的路上,匍匐行走;把我和咆哮的怒熊鎖禁在一起;或者在夜間把我關在堆積屍骨的地窟裏,用許多陳死的白骨、霉臭的腿胴和失去下顎的焦黃骷髏掩蓋著我的身體;或者叫我跑進一座新墳裏去,把我隱匿在死人的殮衾裏;無論什麼使我聽了顫慄的事,只要可以讓我活著對我的愛人做一個無暇的妻子,我都願意毫不恐懼,毫不遲疑地做去。

  哇~~只能說戀愛中的女子太勇敢,杜麗娘也是呢!瞧瞧柳夢梅對於杜麗娘半夜私會自己所說的話:「虧殺你走花陰不害些兒怕,點蒼苔不溜些兒滑,背萱親不受些兒嚇,認書生不著些兒差。」那樣無懼的精神豈不相同^^

 

 

第五幕 第三場

  最後的最後。

凱普萊特:阿,蒙太古大哥,把你的手給我;這就是你給我女兒的一份聘禮,我不能再做更大的要求了。

蒙太古:但是我可以給你更多的;我要用純金替她鑄一座像,只要維洛那一天不改變它的名稱,任何塑像都不會比忠貞的茱麗葉那一座更為卓越。

凱普萊特:羅密歐也要有一座同樣的金像臥在他情人的身旁,這兩個在我們的仇恨下慘遭犧牲的人兒!

  故事,結束。

 

 

  好了,收拾一下。

  該打賞的打賞,大夥兒打道回府。

  演員們下戲聚餐去^^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