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的夜晚,只剩下我跟鈴繼續加班著。

  安靜地辦公室裏,平常絡繹不絕的電話難以聽到。沒了白天的喧鬧,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讓兩人都用了心。

  聽著平常講話有點機車又不留情面的鈴,帶著委屈又撒嬌的口吻對著電話那頭說自己很累不想加班,軟軟的說要不你七點半來接我好了,或是交代著電話的那頭那人要記得早上說好的事情。

 

  突然心酸…..

 

  愛其實很簡單,可是我卻因為認為自己受了傷就不願意敞開心。當人對我軟言軟語、細心呵護時,即便我這麼的希望自己能軟軟的撒嬌,說出口的卻永遠是犀利帶刺的言語,偶爾放軟卻馬上又豎起盔甲。

  不願意亦或不敢,好難拿捏得準的用詞。

  想念那個總是在情人面前甜軟的自己。

  想念我的情人。

 

  突然更討厭加班了>”<

  人家還有新婚老公可以撒嬌,我卻只能敲著鍵盤哀怨….

 

  罷!罷!罷!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