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對自己愛演戲的Tina式口頭語。

  用了許久,也沒被問過,直到昨兒個被J問啥是票戲,才想我會不會弄擰了票戲的意義?!

  借用孤狗大神萬能的力量,查到資料如下:「票戲」,指的是非職業演員在某個特定時候,偶爾演演戲,玩玩「票」。

 

  呵呵~~看來我沒用錯嘛^^

 

  最近票了兩齣戲,雖然累扁扁卻也過足了戲癮,先是在中山堂演僅有舞蹈動作的超濃妝茉莉公主,再來就是學校的中文劇展

  或許我笑笑的說多放了心思在中山堂的演出,其實對於劇展這個台詞少的角色我也沒輕忽過。

  就是台詞少更要自己試著抓出角色的感受。

 

 

  第一幕,我想對我們倆來說都是大挑戰,三分鐘的戲全部卻只有一句詞。

 

  我回想著那種心灰意冷到只想吹風,只想在風中飄然落下的無情無緒的記憶來走上舞台。

  遲疑的步伐是因為想到父母的不捨,後退的無解卻帶著對自己無能改變逝去一切的痛訴。

 

  堅決向前,為了那份得不到的苦,那份捨不下的恨與痛。

  那種身體本能退後的事情從未發生,可是我知道再度向前衝的義無反顧,我不知道在心裏模擬這樣的情景多少次,就連在夢中都這樣怨恨的將自己從高中學校三樓拋下無數次。

  早已無法顧及男主角在旁的表演,我沉浸在無解的苦痛中無法自拔。

 

 

  第二幕,在老師嚴厲的責備過後,我失去深深倚賴的朋友,而盲目的不知失去的原因。

  第一次跟老師對戲,對於老師叫我起來的口氣感覺不到怒意,我還跟導演溝通了我的想法及表現方式;第二次、第三次,老師的怒氣顯然可見,我默默的調整了站起來時的表情及動作。

  面對著漫長的捱罵,我最大的動作就是聽到第二名跟自己同分時那種驚訝跟對自己的無法諒解;其餘的時候,想著那種難捱的時光或偏頭或扭手的表達出那種難堪的不安。

  就連下課後也得先調整好被罵的心情才能笑笑的走向好友想一起用餐,面對台詞不多的角色更是花心思揣摩著可能會有的情緒與動作。

 

 

  第三幕,第四幕,第六幕,維持著少言的我,沒有快樂的資優生。我的話越來越少,甚至,第六幕只有一句台詞。

 

  男主角的台詞超多,心情的起伏轉折用說的能表達得淋漓盡致,聽著他感情豐富的語句,我想著會有什麼樣的心情,在一次次的對戲中仔細的記在心中,然後一次次的調整著我的表情及肢體語言。

  我靜靜的聽著他、賭氣的撇頭、心情的共鳴;低頭沒有表情沒有聲音時,緊握著的雙手試著傳達那種痛苦,聽著他的聲音、他的啜泣,在融入痛苦的悲哀中提醒著自己別過分入戲而忘了動作。

 

  哇哇叫著要拿回第一名,要奪下最佳女主角。其實,我對自己沒有那麼多信心。

  看得到湯圓的表演心情轉折之豐富,看得到隆再度從陌生到熟悉的精彩,看到香、慧、云對角色的揣摩及動作的活潑,我很擔心自己毀了這齣戲,更是份外的努力體會資優生的心情。然而,依然覺得做得不夠。

 

  我很想很想得到第一名,很想很想拿到最佳女主角,可是我對團隊有信心,卻對自己毫無信心,只能期待。

 

  宣佈湯圓得獎的剎那,真的高興也覺得實至名歸,只是不免落寞,想著自己還需要很多努力吧!沒有想到的是,下一個宣佈的竟然是自己。那樣的雀躍讓我high了一天,在劇團也絲毫無法掩飾的說著,實在是太開心了

 

  這次的劇展,我們比去年的第一名還囂張,抱回了七個獎,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燈光音效,最佳編劇,最佳導演,還有團體獎第一名。

 

  整個可容納兩三千人的惠蓀堂就聽到我們十來個人瘋狂的呼喊聲,每次評審的稱讚我們都歡呼,每次的得獎都讓我們激奮,直到宣佈第一名的瞬間,全體狂衝上台的我們已經瘋狂!!

 

 

We are the first!!

 

創作者介紹

辣子 戲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