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的,只是文字...。

 

  弟弟愛笑,卻記不起他的笑聲。

  衣服上有著弟弟殘留的味道,

  丟了衣服,想不起讓我擁著哭泣的味道。

  弟弟高我很多,

  抬頭一望,找不到他該多高。

 

  心愛的弟弟,只在字面上心愛,口語中想念。

  找不到人疼,找不到人抱,

  無法寵愛,無法傳遞思念。

 

  想念,一個字、一個字的寫下。

  記不得弟弟說話的語調。

  記不得他穿的衣服。

  記不得他的容貌。

  只有淚水、留在心底。

 

  「音容宛在」我看不到、我聽不到、

  我只摸到相片上的淚跡,

  模糊的雙眼連相片上的人兒也看不清。

 

88.1.16 am04:00

 

  失去唯一的手足之後,熱鬧的家變得寂寞、失去他的痛苦無時無刻啃蝕著我。雖然家人都極力開心起來,但總有著一股哀愁籠罩,一年多了,我的心情平復的算快吧?!已不會那麼悲傷了,但同時也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夠愛弟弟,才會如此快恢復呢?矛盾的心情在心中交錯,想走出死亡的陰影、又不想遺忘、甚至近乎享受著思念弟弟的痛苦。在這種心境下,我的日記中有了這首詩,那時的自責現在已經淡了,思念更加綿長,痛苦卻減少了。

  我想寫信給弟弟是讓我如此快恢復的良方,我在日記中忠實地寫下我的思念、家中的近況、盡情的留下我的淚水以及希望弟弟庇佑爸媽....等話語。在信末署名後,緩緩地唸一次給弟弟聽,彷彿我的聲音是為我送信的信差。

  從7月15日的「姊姊與同學們去台灣民俗村玩....,我就一直想到,如果你也能來,妳一定會玩得很開心,想得心裡酸酸的....。」到10月19日的「....一切都好嗎?收不到回信的信一封封的寫著,卻奇異的安穩了我的心....想我嗎?我依然想你....。」各式各樣的心情、想法、文體一一呈現在我的日記中,在被窩中哭泣、思念,不如坐起來、寫下你的思念吧!甚至一次睡前讀了〈祭十二郎文〉,一邊看一邊落淚,末了,還寫下了「心羨韓愈之年長,其可曰『死而有知,其幾何離,其無知,悲不幾時!』吾之悲戚尚有十餘載需度....。」之類的句子。思念是無時無刻的,落完了淚,莫掛於心,心不開懷,過世的親人也會不安的。弟弟,你說姊姊說得對不對呢?

88.4.11 pm10:45

 

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